读书笔记:Beatles. A hard day’s write (其一)

Please Please Me:

I saw her standing there: 这首歌最为第一曲,奠定了Beatles当时在利物浦舞厅演奏的美国beat摇滚的风格。为了更接地气,还特意留下来一开始的“1-2-3-4”,就好像是现场录音一样。Paul说写这个歌也是为了讨好乐队当时演出的受众(大概十七八岁的女生)。贝斯riff完全是偷Chuck Berry的“I’m talking about you”,一点没改动。歌词是瞎写的,本来是she was just seventeen never been a beauty queen, 但是John说这词毫无意义,俩人商量把后半句改成了you know what I mean, 即有一些利物浦市井味道而不那么美国,又带点性暗示

misery: 这首歌主要是John写的,本来是给歌手Helen Shapiro的,但是被她的经纪人拒了。1963年Beatles是给Helen做垫场的七个乐队之一,彼此关系不错。有趣的是Beatles第一张专辑里,Paul的第一首歌唱的是舞池里自信爆棚,John第一首歌唱的是世界待我悲惨。

please please me: Paul说歌词怎么理解都好(也可以是性暗示?),他当时的女朋友Iris说初次听到歌词觉得好烂。John写歌的时候想象着Roy Orbison的声音模仿写的,因为听起来太像了还改了好几次编曲。单曲发售之后Beatles恰巧有机会给Roy的英国巡演做了垫场,Roy给了年轻小子们关于如何打入美国市场的建议,后来果然奏效了。但是他本人直到1987年才知道这首歌是模仿他的风格

love me do: 歌词超级简单,就是我爱你请你也爱我。John的曲子受了福音布鲁斯的影响,还加了一段口琴solo,这是他1962年听了Bruce Channel的演出里的口琴艺人Delbert McClinton之后找后者学的。刻苦学了几天,三个月后就在这首歌里演奏了。简单的歌却很经典

PS I love you: 六十年代初德国夜总会对“美国音乐”有很大需求,但是能演的人并不多,所以很多英国翻版beat乐队会接此类工作。1961年Beatles在汉堡驻演了十三周,每天五小时。累得不行。当时Paul的女友Dot和John的女友Cynthia(二人也成了好朋友)一起来探望,离开后Paul写了这首歌,虽然后来他拒绝承认是给Dot写的。这段关系持续了一阵子但还是在62年夏天分手了。Paul前来提出分手的时候Dot已经和Cynthia一起租学生房住。得到消息的Dot很崩溃,Cynthia也对朋友的遭遇感到难过

do you wanna know a secret: 1962年八月,Cynthia发现自己怀孕了,John和Cynthia紧急办了婚礼,乐队经理Brian Epstein送给新婚夫妇自己的一套公寓租住,解决了住房问题(当时Cynthia还住在学生合租房)。John发现自己是真的深深恋爱了,写了这首歌,并在厕所里录了demo(demo结尾有冲水声)。歌词可能受启发于1937年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唱段l‘m wishing,词差不多。George 后来说曲子是启发自Stereo乐队的I really love you. 虽然是John自己写的歌,但录音时候是给George唱了,John说,因为George唱歌水平也就那样,这歌只有三个音,就很适合他。

there’s a place: John写的歌主题总围绕着孤独与被拒绝,或者是梦与回忆。这首歌属于后者。John声称是自己写的,Paul说主意是他看西区故事里的There’s a place for us启发的。总之,John承认旋律借鉴了底特律的Motown摩城唱片的标志性律动黑人音乐。Beatles是摩城的狂热粉丝,翻唱过很多首摩城出品的歌(比如please mr postman),这些歌的火爆夜翻过来拉动了摩城的知名度。

With the Beatles

这张专辑总共用了五个月的时间,都是在巡演途中写的
From me to you: 这首歌是John 和Paul一起写的,他们在巡演途中读了一本音乐报纸的专栏from you to us,写了曲子给一起巡演的Helen Shapiro听,她听了这首和下一首Thank you girl,更喜欢这首。在巡演来到利物浦近郊的时候Paul回家给爸爸听了这首歌,担心曲调会不会太复杂了,Paul爸说挺好。说起这些歌的歌词,John在采访里说当时他们俩都比较坚定的希望歌词不要太复杂,贴近听众,因此曲名经常有me啊you啊的。因为某些版权归属原因这首歌没有收录在美版专辑里

Thank you girl:这是From me to you的B面,在此之前很多音乐人单曲的b面质量比较差主要卖A面的热曲,Beatles开始每个B面都也很重视。Paul和John声称从1957到1962年夏天之间两人写了一百首歌,这个夏天写了20首,但是从1963年开始,写歌的压力和状态都不同了。每年写大量的歌,首歌都需要热曲

She loves you: 这首歌巨大的商业成功,让Beatles变得家喻户晓。这首短短的歌包含了迄今成功的关键,轻快的律动,优美的和声,和曾被说是“girlish”的“wooo”声。这首歌写于63年夏天,John和Paul在纽卡的一间酒店里休息,因为前几首热曲都是以“me”为主题,他们决定写一首以“you”为主体的歌,就像是在对朋友劝慰。也有乐评觉得这歌的潜台词是“你最好珍惜这个姑娘,因为如果你不行,我就要出手了”。Paul的父亲曾建议把歌中标志性的的“yeah yeah yeah”改成yes yes yes。曲子结尾的和弦不太寻常,制作人George起初还以为他们在开玩笑,就这么结束了

I’ll get you: 这首是上一首的B面,John早期的以“imagine”开头的歌,Paul一直很喜欢这首歌。曲子在“pretend”一词上变调的写法借鉴自Joan Baez的曲子

It won’t be long: 比起第一章专辑总共只录制了一天,这第二张专辑录了三个月,精细制作。John后来说也就这段时间里发现了double tracking叠录技术,从这以后几乎首首都想叠录。这首歌也是典型的John写自己孤独被排斥,而别人快活,期待能和爱人在一起,就解决了一切烦恼,这个主题。他早年的前女友Thelma McGough说John这个样子并不是因为情场失意,而是因为父母的离去感到被抛弃,说John在母亲去世那段时间一直在想这些。虽然Paul也失去了母亲,但是他的父亲和家庭给予了很多紧密的温暖支持,John则感觉孤身一人在世界上

All I’ve got to do: 这首歌是1961年John自己写的,风格模仿底特律歌手Smokey Robinson。在这张专辑里他们还翻唱了Smokey的歌you really got a hold on me. 对于翻唱,Smokey说他特别开心,听了十几遍

All my loving: 1963年四月,当时年仅十七岁但已经炙手可热的演员Jane Asher受BBC旗下报纸之约去伦敦听了Beatles的演出,希望能从“当今最火年轻女星”口中听到对乐队的评价写一篇文章。Jane很喜欢演出,结束后留下与Paul聊了很多,之后两人开始约会,到63年底Paul已经搬进了她在伦敦西区的豪华公寓,Jane的父亲是医学顾问母亲是音乐学院教授。Paul在这段时间得以接触了很多新知识,拓宽了视野。这首歌是Paul在刮胡子时候想出的歌词,晚上回家才谱了曲。他说这是他第一次先写词再谱曲。因为乐队一直在外巡演,许多情歌的主题都是关于分别的。而Paul的分别,比起John的孤独避世,总有种乐观意味。John不太常夸Paul写的歌但是说这首歌很不错。

Into Moria

读LOTR,护戒队走到了Moria。这个地名与我记忆中的另一处忽然就联系在一起。那是从前,我们夜里潜入图书馆地下室,小心穿过一片楼板之间的空隙,能到达埋在地下的旧图书馆残存地下室。楼梯通向地下二层,墙面上画满了名字和涂鸦,正中间最大的一个涂鸦写着“Moria”。

我们的“Moria”是储存最不重要的文件的地方,这包括旧书、旧报纸和旧档案。空气干燥却含有浓浓的灰尘。旧书的一大部分是钱存训先生的遗物,从台湾寄来的一包包书籍,大部分甚至没有拆封。后来我知道,因为捐入学校的书没法全部入库,有一部分就在图书馆门口贱卖掉,这之中就包括了我在地下室见过的一些书。我用三刀买过一本现代汉语文学英译文选,只记得其中有一些白先勇。这本书搬家时候遗失了。

旧报纸是各种合订本,大部分是来自二十世纪初,我凭记忆认出来的有布拉格晚报、费加罗报、美国音乐和基督科学箴言报。我看到了许多一战/二战战报、欧洲政治,夹杂着那个年代的日用品广告:比如牙膏。我对旧报纸有奇怪的爱好。小学的图书馆恰好存有许多旧报纸,午休时候我逃掉乐队的训练来借报纸翻阅,通常整个阅览室只我一个人。起初是试图寻找我生日那天的报纸,然而渐渐地这些“旧新闻”让我沉醉。当时读的可能主要是“参考消息”里的军事和科技新闻。报纸提供了一个未来未知的生活思想状态切片,我们翻过1947找到1943,但时间并不是这么运转的。

“Moria”里还有许多本该销毁但却不知为什么没有被销毁的文件,主要是40-50年代学校的学生成绩记录、教学通讯(打字机的签字)、和学生档案一类。我只留下的几张照片,其中一组记录了1951年一位Mr. Hipple与英语文学系主任的信件沟通,这位可怜的研究生的毕业论文“关于19世纪英国文学中‘美’的研究”被committee否决了。当然,网上的资料表明它最终还是毕业并当了教授。

有时候想起来,很后悔没有多在“Moria”里探索,似乎每次去那探险都有些匆匆,最好忽然就再也没有下一次了。前两年回学校想再去看看。但是发现那扇门怎么也撬不开的时候,甚至感到了一丝宽慰:门锁了,这冒险是不必要的了。似乎在说,算了吧,成年人是不许胡闹的。

听歌 (2021.11月)

山下达郎 11.1

拜reddit热心人(链接)所赐,我终于搞了几张山下达郎来听。我觉得他真的太会写旋律了,歌曲都有种清新又抓耳的感觉。这两件事都做到还挺难的。70/80年代的歌还是很明显带有年代感,人声的重唱和放克律动,也无怪vaporwave们抓了很多他的歌来remix。嗓音我也很喜欢,听着很舒服,就算在Jody这种音很高的歌里也不奇怪。而且英文咬字太准了。做好了写文档的准备,但是光听歌了到现在也没动手…

似是故人来 11.2

罗大佑的歌总害我夜里睡不着。今天没听他自己唱,却是听给梅艳芳写的似是故人来,唉,真是好歌。只恨我不懂粤语。

继续阅读“听歌 (2021.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