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记存档 2022.2

生活

2.1 看到阿里0元转会埃弗顿的新闻,有博主翻出18年亚马逊给热刺拍的纪录片里穆里尼奥跟阿里语重心长的一段谈话,感受颇复杂。

我本人不喜欢热刺、很讨厌阿里、不太喜欢穆鸟。但是我觉得鸟说的这一段很真诚,说有的人有稳定表现,有的人偶尔有高光,是努力和稳定表现区分了“高水平球员”和“高潜力球员”,年轻时候你可以进步如飞,从小球会到大俱乐部,进国家队,但是你需要稳定的努力,否则永远只是起起伏伏偶尔高光。最后他说,我今年56岁,你知道我昨天多少岁?我昨天还是20岁。时间一晃就过去,需要对自己要求更高一点,否则你会后悔的。这种要求不是为了别人,是为了自己不遗憾。

阿里显然没听进去。这段话大概是一语成谶,但是也不意外。这话也挺戳痛我的,我觉得“高潜力的研究生”和“高水平的研究者”之间的这道鸿沟,也是我对自己要求不足一直无法提高的瓶颈。平心而论,别人工作学习的时间我都拿来干乱七八糟的事情,虽然乐在其中,但是这样做不成大学问。不过好在我和青年球员不一样,我的职业规划并不是华山一条路。自怨自哀之余,也应认识到主观努力不足……

2.1 背着我的书包,能不能替我上班

2.2 校医院的医生太让我感激了。今天网上问诊到一半,X光约不到合适的时间,我说早知道就in-person了我都来学校了,医生说我记得你办公室就在医院隔壁,你现在过来吧。居然还记得我就在隔壁!之后就顺利做了检测,很快看完了。医生不光记得我在隔壁上班,还记得我在读啥,真奇妙。以后还是找校医院这个医生吧,太靠谱了,反观新的定点医院的医生一点也不负责任只会糊弄。

2.4 唉,今天本来从早到晚都是会,结果稀里糊涂都取消了。从早到晚都是坏消息,兽医院电话过来说小朋友确实有哮喘,明天开始吃激素,心疼他到没心情干活

2.6 今天早饭和对象一起做了dutch baby pancake和shashuka ,简单但是很好吃,有brunch餐厅的精致感觉

2.7 对象:你也应该写每日Journal
我:但是我字难看
对象:挺有帮助的
我:但是我懒
对象:而且每次猫猫会陪你一起记
我:还有这种好事
猫猫:

2.8

随便看少前下饭,猫猫跑过来趴下一起看,不过他只喜欢看打戏突突突,按<<键把文戏都快进跳过了

2.9 天气寒冷
醒来手臂酥麻
噩梦在脑子里冻住,许久才化开

2.9 今天去看了看physical therapy,医生说我长期姿势不良导致背部肩部和脖子附近的肌肉有的使用过度有的使用不足,而且脊椎c4有一点点异位,教了我一些拉伸动作,感觉很有用

2.13

今天去观鸟,保护区一片荒芜,不过看到好多观鸟爱好者远距离围观几只大天鹅,大致用app认了一下,心里说不就是普通大天鹅吗亚洲有好多。回家用软件好好辨认,才知道是黑嘴天鹅,北美最大的鸟类,现存最大的水禽!上世纪初几乎灭绝,后来偶然发现了野生族群重点保护才回复一定数量,怪不得吸引了这么多人!

高速路上看到了数不胜数的雪燕,白茫茫真的像一片雪地。在高树顶看到了两只秃鹰,叫声竟然挺清脆的,本以为是小型鸟类,知道看到他们引吭高歌的样子才知道原来是这个声音。在海边也见到了这个黑身子红嘴鸟(如果不是对象提醒我都没看见),回家认了一下是黑蛎鹬,长嘴是吃牡蛎用的,好神奇

2.13 这一年来没有怎么带他去过院子,今天我们修整院子放他进来,好家伙,居然自学会了爬树,再不说他笨了。(彻底再也不许自己在院子里待着了)

2.15 闹了个乌龙。我妈总国内寄过来的一批茶叶里有几枚硕大的圆蛋,想浴球那么大,打开是橘子皮包裹着茶,我们还以为跟小青柑一个喝法,就一下子泡了,茶水半分钟就黑了,浓不见底,赶紧发觉事态不对,搜了一下是新会陈皮普洱,需要掰下来一点点泡着喝

2.15 读了白先勇《纽约客》里的两篇短篇小说谪仙记和谪仙怨,感觉那个上海落寞贵族沦落纽约的世界和我离得还是太远了,相比之下我还是更能共情《芝加哥之死》里苦读的吴汉魂。不过人物都挺脸谱的,“堕落”的套路也就是酗酒、乱性和赌博,我琢磨不出这些人的内心是怎样被摧残的。吴汉魂走进大湖的时候,是什么在召唤他呢?从前,也走在南克拉克街时候我以为我懂了,现在却不再确定

2.20

夜里颈椎痛到惊醒,并且无法入眠,从脖子到肩背无论什么姿势都不舒服,并伴有中度疼痛恶心,做放松操贴膏药都无效果,无奈吃了止疼片依旧无法入睡,用按摩器物理按摩10分钟稍微缓解,但是……感觉整个人都报废了。我好恨,不想让身体变成这样等这波过去一定要多锻炼

脖子疼影响全身,以后要多锻炼并多做放松操。至于应急止痛,这次止疼片没起到啥作用,salonpas膏药也没缓解,按摩仪有效果但是停下就继续疼,倒是虎牌膏药真的管了用

2.24

洗澡时候,脑子里回响起哪吒乐队的歌

我的电视天天都在撒谎
欢迎欣赏这个垃圾文明

工作

2.9 其实还是很喜欢判作业的,本科时候赚外快主要靠判作业,我的特技是详略得当地速读每份作业并极其快速地判出合理的分数。然而大部分时候不会读太仔细,有些题就粗略看一眼,重点在几道题上扣分。每到周五晚上party之夜开始,我就跑到图书馆戴着耳机大声听Paramore的歌判卷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听Paramore,跟着节奏判完回宿舍打游戏。最猖獗的时候甚至会跑到学校的校园酒吧里判作业。然而因为对判作业速度过于自信,读博之后吃了亏,经常主动承担判作业任务,但是博士生的证明题……如果试图糊弄我的话……可以说被无谓地杀掉了许多脑细胞

我曾经遇到过一位“速判作业”届的高人。高人使用的办法理论上来讲很简单,假设班里有n名学生,作业有p道题目,那么判作业其实就是给一个n*p大小的矩阵填数问题(*)。大可不必精判每份作业的每道题:若你熟知各个题目的难度分布,那么只需每人精判一道题,即可粗算总分;若你熟知各个学生的水平,那么只需每题只需精判一份作业,即可粗算总分。于是乎,这位高人每次只精判一份作业的一道题,其余全部胡乱估计。半个学期之后,教授听学生投诉才觉得不对劲,结果发现这位高人并没有学过这门课 —— 他完全是胡乱打分的。系里之后再也不许他判作业了。

这个例子经常被我用来跟人解释矩阵填数问题的应用。对于样本分布和特征分布必须做一些假设,如果假设都不成立,那么两眼一抹黑,必定是胡乱猜数了。

2.15 我觉得我现在能对科学做的最大贡献是把最近探索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写一篇科普综述文章,题目我都想好了,《从掷硬币到造假货——多重假设检验中假阳性控制的昨天与明天》,各种向数据中注入随机性的工具都太好玩太有趣了,可惜我没能发明一个新的

2.15

当代《河神与樵夫》:我不知道啥时候注册过academia.edu的账号,它现在天天给我发邮件问我,

这篇(计算机图像科学算法)是你写的吗?
这篇(电磁学理论)是你写的吗?
这篇(免疫蛋白研究)是你写的吗?
这篇(西藏地区地壳运动)是你写的吗?

谢谢,都不是。不知道河神有没有很感动

2.23 Therapist 听了我抱怨了一个小时之后点醒了我,学术圈的一个问题是不喜欢承认错误,用各种话术和理由去掩盖错误,以至于让我看到错误就panic

练习

2.3 今天做了萨克斯课的作业:联系推演五度圈和每个自然大调里包含的所有和弦组合,感觉好有意思!因为其实就是数列而已,有很多模式规律,推演起来就像找规律题一样好玩。终于迈出了学一点简单理论的步子

一个困难是音程计算里我总是搞不清数的是“第五个”还是“空五个”。比如C-C是一度,这让我很费解,我总觉得是零度

就好像今天写论文我总觉得a-b-c是一个长度为2的path,其实是长度为3

2.11

今天练了练各种major scale以及五度圈上的变换,又练了不同mode和mode里包含的triads,真的是算来算去其乐无穷。

今天的作业是听曲子试着自己记谱。我说好呀从什么曲子开始呢?老师说伯克利第一节课的作业都是——记Miles Davis的kind of blue这张专辑!我说好啊这些曲子我都听得熟了。学了更多东西再听感受又有不同,能理解什么叫modal jazz了。也更能appreciate Bill Evans的钢琴了

2.12 试着用了用musescore这个乐谱写作软件,体验不错,而且是免费软件。插入音符的操作还算方便,时值音高切换也很自然,内置了不少乐器音源,今天听写/抄录so what的前32小节,用了用小号萨克斯钢琴和低音提琴,跨乐器自动转写调性还是挺好的,要不然我根本算不出来几个乐器怎么对齐实际音高。总之体验不错

今天满脑子都是Miles Davis的so what和那些D Dorian modal旋律。找到了一个很好的youtube视频介绍dorian调式在各种流行音乐中的应用。另外一个学习调式的好例子是伯恩斯坦的年轻人的音乐会中的一讲,掘火翻译的链接,看了好几遍,讲得真好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BA41147p

游戏

顺着wordle的推荐试玩了一下NYT的休闲小游戏(杀时间)系列,这收购的广告效应已经奏效了

– Tiles:好看的休闲连环消消乐,挺喜欢的,非常解压
– Spelling Bee:根据给定的字母拼出尽量多的单词,有点像英语词汇小练习
– letter box:根据给定字母拼单词直到所有字母都用过一遍,这个比wordle好玩
– Vertex:这个也好解压,是个休闲连线一笔画游戏,多边形设计不错
– crossword:经典填字游戏,我几年前还下载过它家app玩,美国文化指涉太多了,我反正根本不可能填出来
– crossword mini:迷你版,这个我大部分情况下可以解出来,但是经常也卡住,让我意识到我根本就是个外文化外国人(好事儿

2.23

启动了三年没玩的任天堂大乱斗
上次玩还住在前一个公寓,去现场看了一次GENSESIS 6比赛之后再没玩过
命魂模式
我:让我揍一揍这个西施惠
西施惠和她的保镖们:

2.25 只狼

卡在二周目义父可能有十几个小时了,横跨两年多。我挺喜欢这游戏的,但是有几个地方很难受

– 一个是道具获得很难,我做好了准备一个boss刷几百次慢慢学习,但是纸人和糖之类的很快就全用光了,现在只能无纸人纯打(因为没心情再刷了,刷两个小时,死四十次全用光)
– 一个是永远不要相信魂系死忠玩家说二周目也一样能打,这帮人也不会替你打。二周目有些boss就是普通人没法打,我能感受到二周目猴子/永真/等等的乐趣,但是二周目义父简直是……我反正完全没法打过,难度和前几个完全不一样,很明显感受到之前学的东西都完全没用,我打不出伤害,miss一次就死掉。我甚至想重新开一个号打这条线的一周目了……

总之就是这样,我真的挺想打完这游戏的,真的是一种痛苦的折磨。折磨。越打越恨

2。28 看游戏新闻说Alice Madness Returns重新上架steam,才知道这游戏从2016年起就因为发行商EA的DRM到期不续而下架了。之前玩的时候着实被惊艳到了,可惜Steam版本各种乱七八糟的问题和bug以至于没玩完,不知道现在修好了没有

影视

2.26 今天累瘫了,想看爆米花电影,看了Free Guy。非常好的爆米花娱乐,从头到尾很多游戏梗非常欢乐,世界观设计也很有意思。虽然好莱坞惯用套路剧情,但是很娱乐就看着很爽呀(主要是恋爱戏之类的处理的比较清新也没太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